现在的位置: 主页 > Q旺生活 >【钟錶专题】Jean >
【钟錶专题】Jean
2020-06-13 / Q旺生活 / 696浏览量 /评论数 68
【钟錶专题】Jean前LVMH集团钟錶部门总裁Jean-Claude Biver,有瑞士錶坛「经营之神」的称号。他手腕上戴的HUBLOT腕錶品牌,是最能代表他钟錶生涯的巅峰之作。錶坛最传奇的经理人 Jean-Claude Biver出生于卢森堡,10岁时全家移居瑞士。1975年进入爱彼担任销售经理。1980年担任欧米茄产品经理。1982年与好友Jacques Piguet(FP机芯厂传人)买下宝珀,重新塑造成錶坛最顶级的机械錶品牌,营业额增加到5,000万瑞郎。1992年决定将品牌出售给SWATCH集团,并进入集团担任OMEGA执行长直至到2003年。2004年接掌小型品牌HUBLOT的经营。2008年HUBLOT接受LVMH集团的併购。2014年担任LVMH集团钟錶总裁,同时掌管宇舶、豪雅与真力时三个品牌。2018年从LVMH钟錶总裁退位,获得日内瓦钟錶大赏评审团特别奖。

原以为Biver先生应该在专心养病,他却还是全世界趴趴走,让我们有了这难得机会,在香港跟他做了访谈。Biver先生本人看起来瘦了一点,但精神非常好,声若宏钟,淘淘不绝。他说,虽然暂时没有挂头衔,但他一点都没有闲着,依然四处飞,出席各品牌活动。他还透露,目前只要再做四个礼拜的治疗就可以结束。等身体恢复健康之后,接下来还会有更多计画等着他进行。

问:恭喜你刚刚获得日内瓦钟錶大赏的评审团特别奖,这个奖对你的意义是什幺?

答:其实,年轻人才需要奖。年轻人需要奖的鼓励,老人家已经知道自己这一生的价值是什幺了,不需要得奖。不过这个奖,让我有机会可以站在舞台上,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这一点对我来是最有意义的部分。

Jean-Claude Biver获得2018日内瓦钟錶大赏评审团特别奖。

问:回顾你的生涯,我很好奇,你有没有任何后悔的事?

答:假如上帝跟我说,可以让我再活一次,我想要什幺样的人生。我会回答他:我要百分之百、一模一样的人生,再活一次。因为我的人生非常完美。没错,有时候人生很困难,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我生了很多病,我也犯了很多错。但终究看来,成果是非常好的。所有的过程,不管是犯错、失败、被背叛,都在帮助你走向最后的成果,都是学习的过程。而且,一个躺在床上睡觉的人他不会犯错,但如果你很活跃,当然你一定会犯错。所以犯错没关係,所有的错误都是在帮助你成功。只是你必须要避免犯同样的错误,如果同样的错误犯了三次,那你就太笨了。所以,我喜欢我的人生,我觉得它非常完美。

问:你觉得你犯过最大的错误是什幺?

答:最大的错误?感谢上帝,我是犯过很多错,但没有大错。(大笑)我在想,如果真要说,可能是卖掉我的品牌宝珀(BLANCPAIN)吧!这其实也不能算错,看从哪一个角度去看。因为另一方面来说,如果不是我卖掉宝珀,那我也不会进入SWATCH集团去做欧米茄(OMEGA)。然后多亏了欧米茄,我又去了宇舶(HUBLOT)。所以最后来看,感谢上帝我当初卖掉了宝珀(笑)。

问:你做过錶坛这幺多重要的品牌,每个品牌对你的意义是什幺?

答:宝珀是我经营的第一个品牌,而且对我极度极度重要。因为这个品牌让我建立自信,让我要知道要信任自己。同时在宝珀我也发现,团队合作,拥有一个team,有多幺地重要。

Jean-Claude Biver于1982年与好友Jacques Piguet(FP机芯厂传人)共同买下宝珀,并于1990年推出这款BLANCPAIN 1735大複杂腕錶,拥有计时、三问、天文万年曆等超複杂功能,是当时全世界最複杂的腕錶。(安帝古伦提供)Jean-Claude Biver掌管OMEGA时期最重要的经营事蹟,就是签下电影007情报员、超级名模辛蒂克劳馥等品牌代言人,开创了钟錶界的广告代言人时代。

之后我去了欧米茄,欧米茄也极度重要,因为宝珀是一个小型品牌,而欧米茄与宝珀的品牌规模完全不同,小品牌小麻烦。大品牌大麻烦。所以我找了007、辛蒂克劳馥来当品牌代言人,用各种方法把品牌推广出去,欧米茄帮助我去了解操作一个大品牌的方法。

然后就是宇舶,宇舶就完全是我的眼光的展现。在2004年我有了一个想法,叫融合。我想要把传统和未来融合在一起,而这就是宇舶。宇舶一开始就创造了k金与橡胶融合在一起的概念,它是一个颠覆性的品牌,所以宇舶让我把颠覆的概念带进精品界,透过融合各种异材质的方式,融合过去与未来。宇舶至今仍然是我生涯中最成功的作品,比起宝珀、欧米茄都还要成功,所以宇舶可以说是我事业的巅峰之作。

问:目前钟錶市场,各个品牌都在做长得很类似的錶款。例如大家都在做潜水錶,大家都在做熊猫面。你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吗?

答:对,目前手錶都长得很像,我大致上同意。但就像车,它们看起来也都很像,大家都在做SUV,有保时捷的SUV,有宾士的SUV,有劳斯莱斯的SUV。这就是潮流,但最后,人们不只是买产品,而是买品牌。品牌是不一样的。就好像我穿的这件牛仔裤,是Loro Piana的(编按:义大利顶级品牌)。我太太买给我的。我问她:为什幺花这个钱买一件看起来像Levis的牛仔裤。她回:但这是Loro Piana啊!所以,最终是品牌来让人们决定,他们要买哪一只錶。

问:你觉得目前钟錶市场是否已过度饱和了?

答:钟錶市场并没有过度饱和,绝对没有。市场有起有伏,品牌也有起有伏。你会发现,有些品牌似乎不见了,但他们并不是消失,只是最近声音比较小,等待再起的机会。起起伏伏,是很正常的。而这就是人生的写照。

Jean-Claude Biver与HUBLOT 研发部总监Mathias Buttet,日前一起到香港举行HUBLOT高级製錶讲堂活动。

问:那幺,品牌该如何找到自己的「蓝海市场」?

答:品牌必须要有自己的哲学。假如产品跟别人很相似,那没关係。但品牌哲学一定要不一样。假如现在市场上有五款手錶,长相、功能都相类似。那幺,人们会挑选一个跟他最能产生共鸣的手錶。每个品牌都有不同的故事,而要如何製作出与故事有联结的产品,如何把这个故事销售出去,这非常重要。

问:品牌行销策略必须要做什幺样的改变,来因应目前这个网路时代?

答:现在,最重要的行销策略是必须要真实(authentic)。你不能说谎。当讯息流通如此快速,假如你说谎,人们一定会发现。讯息流通是一个保护机制,当讯息愈透明,人们愈不能做坏事。这也强迫品牌必须要诚实,不能再编造故事了。你看,Dolce & Gabbana讲了一些中国的坏话,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你必须要非常非常小心。

宇舶以「融合」为概念,除了以昂贵的贵金属结合高科技异材质,颠覆了奢侈品界的既定规则。同时也不断开发更多新材质与更大胆的色彩。这款蓝宝石水晶錶壳五日链陀飞轮腕錶,还开发錶坛第一款在蓝宝石錶圈上镶上钻石的独家技术,再一次颠覆精品界的思维。功能:时、分指示;陀飞轮;五日动力储存显示;机芯:手上链机芯;定价约NT$5,886,000。

问:品牌要怎幺面对网路世代消费习惯的改变?

答:年轻一代的消费模式跟过去很不一样。过去我们一直认为,人们不会在网路上买昂贵的手錶。但那是老一辈的人不会,但年轻人会。他们透过手机买各种东西。现在年轻人已经不买音乐了,他们共享音乐。年轻人不买车子了,他们共享车。接下来,年轻人也可能不会买精品了,他们会共享精品。他们有可能会花一百块,去租一只手錶来戴一个週末,星期一再还回去。对老一辈的人来说,这是难以想像的事。「什幺?你去租一款手錶来戴?」老一辈的人,他们想要拥有。但年轻人,他们只要体验,他们愿意共享。

问:你觉得这有可能会变成手錶品牌的一个经营模式吗?

答:会不会变品牌的经营模式我不知道。但是这种消费习惯愈来愈普遍之后,对品牌一定会有影响的。你知道,新一代的年轻人他们不在乎去买二手錶。因为二手錶又好又便宜,那为什幺要买全新的?但老一辈的人就比较要买全新的。老人家想要拥有,而年轻人却愿意分享。这就是消费世代的差异。品牌必须要认真面对这样的改变。

问:你有没有考虑推出以你自己命名的手錶品牌?

答:什幺?以我的名字命名?一个名叫Biver的品牌?(大笑)有何不可?我跟你说,你等我四个礼拜。等我的疗程结束了,等我的身体恢复健康。我再告诉你,接下来我要做什幺(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