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Q旺生活 >【钟錶专题】Dope VACHERON!江诗丹顿的变酷之路 >
【钟錶专题】Dope VACHERON!江诗丹顿的变酷之路
2020-06-13 / Q旺生活 / 611浏览量 /评论数 51
【钟錶专题】Dope VACHERON!江诗丹顿的变酷之路江诗丹顿身为瑞士製錶最顶级的名门品牌,却在新品发表会上邀请独立摇滚HYUKOH乐团演唱,其强烈的反差让人耳目一新。

舞台上,主唱吴赫(相信我,有人看到这二个字就尖叫了)正用他又烟又懒又透点清亮的嗓音唱着歌。他们是韩国独立摇滚乐团HYUKOH。地点,在首尔现代信用卡「音乐图书馆」,深埋在地底三楼的Understage。这个场地又黑又小,一派地下音乐的幽暗风格,绝不是什幺华丽开阔的大型演唱会场地。然而,此次邀请我们前来採访的品牌,却是拥有悠久历史与最顶级複杂工艺而自豪的製錶名门:江诗丹顿,在此发表他们最新的FiftySix系列錶款。

我还记得,上一次获江诗丹顿邀请听音乐会,是每个人都必须盛装出席、排场奢华的古典音乐会加晚宴的正式场合。所以这一次接到邀请函,看到表演团体写HYUKOH,一度怀疑自己的眼睛。真的是那个HYUKOH吗?江诗丹顿就算搞年轻化,也不至于搞到玩地下音乐的程度吧?

韩国独立摇滚乐团HYUKOH,受江诗丹顿之邀,在首尔的FiftySix錶款亚洲发表会上举行小型演唱会。该乐团主唱吴赫在台湾也拥有很多乐迷,并曾在金曲奖上表演。

然而,此刻我着迷于舞台上HYUKOH现场演唱的惊人魅力(秒圈粉),也似乎明白了品牌行销的一些小道理。很多时候,形象改造除了得放下既有的包袱,还要少一点算计(精心推敲计算的客层、定位、年纪、收入、兴趣等)。因为这个一点都不符合江诗丹顿定位的HYUKOH乐团,反而帮助江诗丹顿成为我心中最酷的顶级钟錶品牌,没有之一。

年轻化,是近年来许多钟錶品牌面对的重大课题。而江诗丹顿今年发表的FiftySix腕錶系列,正是继Overseas纵横四海系列之后,另一个主打年轻人的重点新作。不过,江诗丹顿并不以「年纪」或「客群」来为Fifty-Six錶款进行定位。全球行销长Laurent Perves接受我们专访时说:「江诗丹顿生产的錶款数量非常少,所以我们不会去区分哪一群客户才是目标客人。但我们假设客人收藏许多手錶,再依不同功能去使用它。」

他解释:「过去我们已推出很多複杂功能錶、正装錶,也提供一款优雅的运动錶Overseas系列了。那幺接下来,我们得再提供一款可以每天佩戴的錶款,也就是FiftySix系列。」所以,FiftySix系列是功能取向,而不是客层取向,他强调。

这也就是为什幺,FiftySix系列从台币300多万元的陀飞轮錶,到30多万元的大三针錶款都有。针对客人们不同的收入程度,提供每天都可以佩戴的腕錶。如果你是一个富豪,每天戴着江诗丹顿日内瓦印记陀飞轮行走,只是刚好而已。如果你是一家企业的中高阶主管,每天戴着江诗丹顿的大三针或动力储存显示腕錶上班,也显得出你跟众生截然不同的品味。

江诗丹顿Fifty-Six陀飞轮腕錶。为了符合其每日佩戴的功能,自动上链超薄陀飞轮机芯採用「边缘摆陀」结构,除了拥有自动上链的便利,也不会影响陀飞轮的透空旋转的美感。在价格上也首度「破4」,是江诗丹顿陀飞轮最入门的。机芯採用边缘式环形自动摆陀,不会遮住机芯。除了拥有自动上链的便利,也不会影响陀飞轮的透空旋转的美感,更可以完整呈现錶背机芯的雕琢之美。

FiftySix系列的发想概念,是想要创造一款錶款,非常江诗丹顿,又能与现代的顾客们产生共鸣。他们在博物馆里找到一款生产于1956年左右,编号6073的古董腕錶。这款錶,外型经典隽永,即使今日看还是充满味道。最特别是,当年的设计师把江诗丹顿着名的「马尔它十字」切开,做为錶耳的装饰造型,低调地展现品牌特色。

这就是FiftySix系列的设计原型,生产于1956年的编号6073古董腕錶,其錶耳造型为被切开的马尔它十字,非常有品牌的特色。

同时,50年代末、60年代初期,也是音乐、时尚文化蓬勃发展,最为耀眼的时期。爵士、灵魂乐与节奏蓝调兴起,接着「披头四」「滚石」风靡全球,并捲起一股Mod与Dandy的时尚风潮。那一种复古的时尚风格,对造型与细节的讲究,与今日錶坛所追求的古典时髦感,完全对味。

江诗丹顿在韩国首尔举行FiftySix亚洲发表会,选在现代信用卡「音乐图书馆」内举行,与音乐文化做强烈的连结。现代信用卡「音乐图书馆」收藏上万张黑胶唱片,包括许多全世界最稀有的原版黑胶,是乐迷的宝库。

音乐与时尚,因此成为FiftySix系列最重要的行销主轴。不管是之前在伦敦举行的发表会,选在传奇Abbey Road Studio(披头四在那里录下Abbey Road专辑,拍下四个人过斑马线的经典封面);或在亚洲的发表会,选在首尔现代信用卡音乐图书馆(这里收藏上万张唱片,包括许多全世界最稀有的黑胶),都是为了营造那个音乐氛围,说出这个系列背后的故事。

江诗丹顿在今年1月的SIHH首度公开FiftySix系列,获得许多好评。此系列在运动与斯文中间取得很好的平衡,适合任何场合佩戴。錶径40mm,錶壳厚度9.6mm,也符合大多数人的手腕。这款大三针日曆精钢材质基本款,採用历峰集团通用机芯(以卡地亚机芯为基础)改造,系列中唯一没有日内瓦印记,然而其价位也是江诗丹顿目前最容易入手的。定价约NT$377,000(精钢);NT$630,000(玫瑰金)这是江诗丹顿FiftySix系列的全日曆月相腕錶,能显示月分、星期、日期,以及月相盈亏。採用2460 QCL/1自製机芯,并获得日内瓦印记最高品质认证。 精钢錶款售价约NT$740,000;玫瑰金款售价约NT$1,160,000。这是江诗丹顿FiftySix系列的星期日曆动力储存显示腕錶,面盘双圈分别显示星期与日期,左下的扇型指针则显示发条盒动力,动力储存约40小时。採用2475 SC/2自製机芯,并获得日内瓦印记最高品质认证。 精钢錶款售价约NT$560,000;玫瑰金款售价约NT$1,050,000。

江诗丹顿全球行销长Laurent Perves说:「工艺是我们品牌DNA非常核心的部分。现在最有趣的部分是,如何把钟錶工艺与其他艺术表现连结在一起。例如音乐。音乐是把各种乐器演奏出来的音符结合在一起,创作出非常美妙的东西,例如裁缝,高级订製西服的艺术,是如何把每片布料缝于一起,製作出一套完美合身的西装。而这些都像我们在做的,如何把机芯的每一个细微零件组装在一起,滴答滴答计算出正确的时间。」

江诗丹顿的确找到一个触动人心的方法,来传达新系列的概念。但我觉得还有一个关键是:必须货真价实。我很惊讶HYUKOH乐团的现场演唱,比专辑更好听,更有魅力。他们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乐团,正如同江诗丹顿的製錶工艺。

但江诗丹顿的行销操作,并非没有失误过。例如今年初,他们邀请多位钟錶部落客,拍了一部FiftySix广告片,就显得有点浮夸。今日已证明,所谓部落客,只是利用大家对有钱人的刻板印象,堆砌而成的虚假人生。只有货真价实的事物,才能感动人心。

也只有行销货真价实的东西,才能让品牌变得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