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E车生活 >6反应堆恐尽毁‧福岛辐射超标6600倍 >
6反应堆恐尽毁‧福岛辐射超标6600倍
2020-08-11 / E车生活 / 188浏览量 /评论数 55

(日本.东京17日讯)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核辐射泄漏危机越演越烈,福岛第一核电站4号机组週三再度起火导致辐射量急升,留守在核电站内被称为“福岛50人”的一批员工一度撤离。3号机组于同日也冒出大量白烟,当局派出自卫队直升机企图向3号机组洒水但未能成功。距离第一核电站约21公里的福岛县浪江町附近,检测到每小时330微西弗辐射量,是正常情况的约6600倍。福岛核电厂6个反应堆尽数出现异常状况,岌岌可危。起火致辐射量急升目前多个反应堆的燃料棒已出现熔化,2号和3号机组的安全壳更可能已经破裂,如果温度继续上升,恐酿核爆炸灾难;当局準备向反应堆撒硼酸,避免燃料池重返临界状态。由于辐射水平急升,週三早10时43分,留守的工作人员撤离核电站,到早上11时30分才返回。原本福岛核电厂的800名员工已几乎撤离,只剩下50人留守执行关键的冷却工作,被称为“福岛50人”。当三号反应炉爆炸时,一个小组最多只能在这种高辐射和高温环境下工作15分钟就必须换班。随着核电厂情势一再失控,在这种核灾变现场工作一小时,等于接受正常情况下800小时的辐射量。一名日本官员说,福岛50人其中一位是他的朋友,友人告诉他,自己不怕死,因为那是他的职责。专家说,这50人留在厂内的时间势必延长,等于处在“显着危险”中。若有人殉职,东电得再徵召自愿者入厂抢救,因为这是一场不能投降的战争。前一天为了东京电力公司处理核灾不力,大发雷霆的日本首相菅直人16日也讚赏“福岛50壮士”的勇气。他说:“这些东电员工,此刻正尽一切所能,注水降温,将危险置之度外。”日本反核电组织“原子力资料情报室”领导人西尾漠则持质疑看法。他说:“这些留守的人与其说是表现英雄气魄,更像是坚守岗位。但政府只留一小群人处理核灾,是很严重的问题。如果情况持续恶化,肯定有人死亡。”50壮士死守核厂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灾变,让日本民众和全世界人心惶惶。然而核电厂内有50名员工留在灾变最前线,和不断冒出的蒸气、火势,以及更可怕的大量辐射搏斗。“福岛50人”进入残破的电厂前,人人抱定“牺牲小我”的决志,被美国媒体CBS誉为“不怕死的福岛50壮士”(The Fukushima 50:Not afraidto die)。5员工死亡福岛第一核电厂16日上午因2号炉又失火加上3号炉排出辐射蒸气,辐射指数飙升至危险程度,日本政府曾一度下令暂停抢救工作,工作人员全部撤离。几小时后辐射指数下降,被美国媒体誉为“不怕死的福岛50壮士”立刻返回电厂继续抢救。在不远处的福岛第二核电厂工作的员工大月美智子(音译),已在事故发生时撤离。她在社交网站上写道:“这些人没有逃,而是留下来奋战。请别忘记,有人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不惜牺牲生命。”核电厂所辖的东京电力公司并未公布这50人的姓名,他们是处理核灾的最后一道防线,部份人出于自愿,部份则被指派,有些还是退休的老员工。他们穿着厚重的白色全罩式防护衣,背着氧气筒,在漆黑一片的厂内匍匐前进,不断巡视6座反应炉。他们忙着注入大量的水,降低反应炉温度。美联社称他们是“现代武士”(mod ern-day samurai),随时赴死。东电则透露,强震后该公司已有5名员工死亡,逾22人因辐射感染、反应炉氢爆等原因受伤,有两人失蹤。核灾难控制福岛恐变死亡区法国核子安全局(ASN)警告,日本核电站事故的严重程度已达到第六级,仅次于乌克兰的车诺比事故。外界担心,若东京当局无法控制第一核电站的爆炸事故,福岛恐怕将增闢“死亡区”。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于12日爆炸,3号机于14日爆炸,2号、4号机于15日爆炸和传出火灾。16日又传出反应炉爆炸,辐射外泄量急剧飙高,留守核电站的最后一批50名人员也全数撤离。一小时后辐射量下降,他们又重返核电站岗位“死守”。严重程度达第六级根据欧洲联盟执行委员会的说法,日本的核子危机是“大灾变”,东京当局对福岛第一核电站事件几乎失控;法国核子安全局更警告,日本核电站事故的严重程度已达到第六级,仅次于乌克兰的车诺比事故。外界担心,若核灾持续恶劣,福岛将增闢“死亡区”。1986年车诺比核电站4号反应堆发生爆炸,消防员全力扑救,保存另3组核反应堆,却付出惨重代价――每30秒一次的间歇性呕吐、眩晕无力直至不能站立,当年至少有6名消防队员死于急性放射疾病。核事故发生后,方圆30公里内的地区被闢为隔离区,许多人称这一区域为“死亡区”,至今已逾20年,该区仍被严格限制进入,避免放射污染扩大。目前,东京当局将核电站方圆20公里内列为禁区,20至30公里处的居民留在屋内,不要出门。但福岛核电站危机尚未好转,位于辐射禁区内的南相马市孤立无援,市长在接受採访时说,整个南相马市被政府“遗弃”,而市民就被“留在这等死”。1号机组堆芯熔化日本大地震引发海啸并触发核辐射危机,日本陆上自卫队的两架直升机已开始向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机组洒水,东京警视厅也準备使用高压水车从地面洒水。此外,东京电力公司公布福岛第一及第二核电站的最新状况。第一核电站1号机组:地震后丧失冷却功能,反应堆部份“堆芯熔化”,辐射蒸气已排出反应堆安全壳。12日发生的氢气爆炸导致反应堆厂房受损,注入海水后堆芯冷却。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丧失冷却功能,燃料棒一度全部露出水面。14日3号机组发生的爆炸导致反应堆厂房受损。15日上午,安全壳的压力控制池附近传出爆炸声。反应堆安全壳可能部份破损。第一核电站3号机组:13日丧失冷却功能,“可能发生堆芯熔化”。辐射蒸气已排出,向堆芯注入海水。14日发生的氢气爆炸导致反应堆厂房受损。16日冒出白烟,据推测为核废料池蒸发。17日上午陆上自卫队直升机开始洒水。第一核电站4号机组:正在进行定期检修。15日上午反应堆厂房发生火灾,核废料池水温异常上升。16日再次起火。不排除重返临界点的可能性,考虑喷洒硼酸水。第一核电站5及6号机组:正在进行定期检修。水池中水温有一定程度的上升。第二核电站:1至4号机组在地震发生后全部自动关闭,3号机组立即进入“冷温停止”状态。截至15日,1、2及4号机组全部进入“冷温停止”的稳定状态,脱离紧急状态。空中洒水核辐射数值没变化东京电力公司週四中午发表消息坦言,虽然自卫队的运输直升机对福岛第一核电站实施了空中洒水,但是核辐射的数值并没有因此而发生甚幺变化。东京电力称,直升机洒水前的9时40分的核辐射量数值为3782微西弗,洒水后30分钟,在离第三反应堆数十公尺的同一地点检测,得到的数值为3754微西弗,放水前后的数值基本上没有甚幺变化。11辆高压消防车集合日本陆上自卫队週四出动两架运输机,吊装约5吨重的水,在当地时间早上9时44分开始飞临核电站上空,48分实施了第一次放水。根据首相官邸的指示,防卫省週四上午下令全国各地自卫队拥有的11辆高压消防车立即赶赴福岛第一核电站集合,準备全面投入放水行动。目前,东京警视厅机动部队和高压水鎗车已经抵达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待命,週四上午準备向第四号反应堆放水。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在週四上午9时30分举行的记者会上承认,第三和第四核反应堆的温度继续处于上升中。日韩距离拉远2公尺科学家週四指出,重创日本东北的强震,让日本与朝鲜半岛距离增加逾2公尺。韩国的韩国天文研究院(KASSI)科学家指出,受到日本东北强震的影响,朝鲜半岛往东移动达5公分,日本也往东位移约2.4公尺,结果是两地距离拉开超过两公尺。日韩皆称拥有主权的竹岛(韩称独岛),位移最多,往东移动5公分,这个位于日本海的列岛就韩国而言,相对较接近震央。韩国西南方港都木浦市也位移了1.21公分。KASSI发言人说:“我们正在密切观察这是暂时还是永久。不过不用担心,我们不会有任何感觉。”根据美国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这场规模9级地震让每日缩短了百万分之一秒,地球轴心也移动了约6.5英寸。中国检查核设施安全中国总理温家宝週四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应对日本核泄漏汇报,会议下令立即对中国核设施进行全面安全检查。会议指出,日本大地震引发海啸,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专家组分析,福岛核电站目前泄漏的放射性物质经大气和海洋稀释后,不会对中国公众的健康造成影响。会议强调,要充份认识核安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核电发展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并决定立即对中国核设施进行全面安全检查、切实加强正在运行核设施的安全管理及全面审查建造中的核电站。欧盟:日抗核灾手法荒诞欧盟能源事务专员厄廷格週三批评东京的核子危机处理,指现在只能“听天由命”。在日本奋力制止核电厂溶化之际,欧盟能源事务专员厄廷格表示对东京用来遏止福岛第一核电厂灾难的“荒诞临时”手法表示惊讶。他告诉欧洲议会委员会:“现场实际上失控了。”他一天前才说,日本正面临“天启”。他说:“在未来数小时内,可能会有更多灾难性事件,并会威胁到岛上居民的生活。”他警告,目前只能“听天由命”。上週五的大地震震毁福岛第一核电厂的反应炉冷却系统,导致核电厂一再发生爆炸,日本人员一直向现场灌水,却于事无补。警告只能听天由命厄廷格说:“从所看到的照片,我们十分关注也深为忧虑,这连串悲剧及影响深远的灾难尚未结束。”他批评东京的反应,指出东京电力公司和政府之间的“分歧”。他说:“存有工程素质问题。针对日本在精密工程领域的能力,我们如今得调整我们的部份看法。”他补充:“日本人使用消防泵,设法从空中灌水,此外,他们已经无计可施。”欧盟轮值主席国匈牙利週一召开能源部长特别会议,以评估日本核电危机的影响。【热点新闻:日本大地震海啸】‧2011.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