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E车生活 >《猜火车》世代的海洛因使用者后来怎幺了? >
《猜火车》世代的海洛因使用者后来怎幺了?
2020-06-10 / E车生活 / 388浏览量 /评论数 21

《猜火车》世代的海洛因使用者后来怎幺了?

  影迷永远不会忘记伊旺‧麦奎格(Ewan Mcgregor)在1996年电影《猜火车》(Trainspotting)里饰演的主角懒蛋,为了捞出栓剂不惜潜入「全苏格兰最骯髒厕所」马桶里的经典场面。虽然在电影末尾,二十多岁的懒蛋看见好友汤米因爱滋病过世后,决定「选择人生」戒除海洛因,并带着一大笔现金逃离至伦敦。但是,其他生活在穆尔豪斯、利斯、爱丁堡、格拉斯哥、利物浦、曼彻斯特和英国其他地区,被称为「猜火车世代」的海洛因使用者,他们后来又怎幺了?

  穆尔豪斯是爱丁堡最贫困的区域之一,也是原着小说作者欧文‧威尔许(Irvine Welsh)成长的地方,它与靠近城市码头的利斯都是八O年代海洛因成瘾和爱滋病最猖狂的区域。英国在过去几年中,与药物相关的死亡人数达到了新高,其中大多是从八O年代至九O年代开始注射毒品的老年海洛因使用者,现由于吸食过量和健康状况不佳而濒临死亡。

《猜火车》世代的海洛因使用者后来怎幺了?

  自八O年代就在穆尔豪斯开设诊所的爱丁堡大学成瘾医学教授罗伊‧罗伯森(Roy Robertson),近年协助进行了一项研究:追蹤约八百名过去曾接受治疗的海洛因使用者下落──他们当年就和电影里的懒蛋、屎霸、变态男与汤米一样,经常躲在四下无人的角落注射药物──现在也差不多都五十几岁了。

  研究发现,高达四分之一的人已经过世,而且几乎都是因为长期吸毒的缘故;另外有三分之一的人持续使用海洛因、三分之二改为使用美沙酮,只有少于五分之一的人完全戒除了毒瘾。这群倖存者中,多数人平凡的默默生活在爱丁堡或是其他更偏远的地区,并接受社会福利帮助和做些低薪的劳动工作。

  「不幸的是,现实生活里活到现在的懒蛋和变态男们,多数人仍然继续使用鸦片类药物,并住在社会福利住宅和接受社福机构援助,还可能带有C型肝炎和其他肝与肺部疾病。」罗伯森说。

《猜火车》世代的海洛因使用者后来怎幺了?

  一名在穆尔豪斯与利斯成长的海洛因使用者则告诉罗伯森,他极其痛恨《猜火车》这部电影,因为它「就是活生生的我;我就是剧中角色」。这名海洛因使用者即将迈入六十岁,他对罗伯森说:「这确实是我人生最棒、最有趣的两年,住在利斯的时期几乎都处于恍惚、与世隔绝的状态。这非常疯狂──那里有大量海洛因流通,而且根本没人在乎──爱滋病也还未开始流行。」然而,没多久后所有悲剧全发生在他的身上,他发现自己也感染了爱滋病和糖尿病。

  罗伯森说:「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老,虽然仍接受抗病毒药物治疗,但他活了下来。他结婚也养育了孩子,现在在一间快递公司上班。许多《猜火车》世代的人回首往日时光,就像许多人回顾刚进大学的第一年那样非常刺激和鲜活,整体来说是个美好的时代,所有事情皆有可能发生。不过一切都在瞬间改变,对这些人来说彷彿是坠入了可怕的炼狱。」

  早在八O年代初,第一批出现在罗伯森诊所的海洛因使用者,其实并不知道他们服用了什幺药物。「一群翘课的青少年走进诊所大门,带着像患有黄疸病似的面容和针头扎的伤口来寻求协助。当我问他们是嗑了什幺药时,他们说出海洛因的俗称『Smack』,我再次确认询问他们是指海洛因吗?但他们却很坚决的说:『不!我说的是Smack。』」

  罗伯森继续说:「回首过去,这是一段非常可怕的时期,政府机关没有提供适当的治疗服务,没有人喜欢吸毒者──当然也没有人愿意认真看待这件事。」

《猜火车》世代的海洛因使用者后来怎幺了?

  儘管《猜火车》经常被某些团体和政治人物指控为「美化毒品」,但罗伯森认为不该怪罪于作者欧文‧威尔许,反倒是电影上映让公众对日益增长的毒品问题看法有了重大转变。「人们认识到毒品不只是被老嬉皮、演员和名人使用,实际上它真实发生在许多年轻的街头孩子身上。」

  九O年代中,海洛因重新掀起了第二次旋风,从大城市一直蔓延至各个角落。一直到九O年代末,英国接受毒品治疗的人数达到了四十万人,新的海洛因使用者人数才开始下降。现在,有大约三十万人仍在治疗,其中大多数是中年人。

  然而,海洛因至今仍然没有消失,甚至还有捲土重来的迹象。罗伯森表明,爱丁堡因药物死亡的人数正迅速上升,而且并非都是《猜火车》世代的使用者。「在过去两个月,诊所里就有三名患者死于海洛因。一个是28岁的妇女,被家人发现吸食过量海洛因陈尸在家中,还有一名是37岁的妇女,我两个礼拜前才辅导过她。」他补充说:「现在的情况令人沮丧,我感觉八O年代的场景又要重演。」